Ordo Templi Orientis 东方神殿教的介绍
东方神殿教的介绍

东方神殿教的介绍

原作者:彼得罗伯特·科尼希©2000

翻译:莫泰锋©2005

 

如有任何错误需要修改,请寄电邮通知。



 

东方神殿教的历史是非常复杂 (各个敌友派系都宣称拥有真宗的传承,各派系也拥有敌友的偏见), 所以故事的重叠和互联是不可避免的。



Laban de Laban  Monte VeritaLaban de Laban  Monte VeritaLaban de Laban  Monte Verita




 

东方神殿教与它相关联谊会组织的历史可以从两个人开始追述,他们就是卡尔·凯尔纳(Carl Kellner 1851- 1905)与 西奥多·罗斯 Theodor Reuss1855- 1923)。

 

卡尔·凯尔纳是一位享有影响力的澳大利亚化学家与工业家, 他早在1895年就已经构思设立一个私人圈子来专研与练习一些哈达瑜伽术。凯尔纳自幼在维也纳和巴黎修学, 之后在维也纳的一间私人实验室工作。他22岁那年, 在仔细的观察下研发出了“硫酸盐纤维素法”, 并且很快的被许多的造纸厂运用。他也忙于发明了电子化学漂白技术和其他技术发明, 列如转动的毛线的生产, 照明设备, 摄影, 人造宝石等等。在世的亲戚视他是“一位具有领先思想的天才, 慷慨以及温柔体贴的丈夫和父亲”,但对关于这位奇人却受到公众肤浅的了解与描绘感到疑惑。

 

西奥多·罗斯, 一位被众多历史学家和美生会会员视为是到处专门行骗的英德美生会会员,在1902年从德国引进英国两种起源于法国的“伪美生会”组织,古老与原始挪弗礼式(Ancient and Primitive Rites of Memphis-Misraim)和古老与接纳苏格兰礼式(Ancient and Accepted Scottish Rite)。当时的德国组织并没有正式的名称(它们随着罗斯的心情或联盟组织的发展而定), 但宣称是由哈利·西摩(Harry J. Seymour)1826721日签发的塞诺流古老与接纳苏格兰礼式宪章。正当凯尔纳专著忙于哈达瑜伽术与古老与原始挪弗礼式,罗斯却忙于各种美生会组织宪章的买卖。

 

让我们先来探讨这个买卖宪章的课题。首先, 我们必修了解到传承以及承脉的概念。在当时,美生会式的组织非常盛行,许多神秘知识学者都认为这些组织拥有一些神秘的秘传密续,而且一个组织如何证明拥有正宗的连续传承是拥有被承认的宪章。所以, 如果一个组织想要招收会员, 最有效的宣传工具就是一张被承认的宪章。

 

凯尔纳除了一些一起专研哈达瑜伽术密续益友, 并没有设立或参与任何其他组织, 我们也很肯定他也从没听过或者用过东方神殿教这个名称, 直到与罗斯结交后。他们两人决定一起设立一个“外环”组织来掩盖着凯尔纳的私人达瑜伽术专研圈子, 并且也可以从中挑选有潜力的会员来加入私人达瑜伽术专研圈子。他们不断的指出所谓的“知识”(关于瑜伽)并非来自于古老与原始挪弗礼式而且也没有在此礼式传授。当中只有几个瑜伽修行者, 而且在内的古老与接纳苏格兰礼式高程会员也对整个来龙去脉不知情。

 

凯尔纳很不幸的在1904年患上绝症, 罗斯大概在这时候开始从各个地区的古老与原始挪弗礼式和古老与接纳苏格兰礼式组织收取会员作为他将要成立新组织,东方神殿教(Ordo Templi Orientis)的“特选会员”。这时候, 这个新组织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号 偶尔罗斯会提到东方美生会会员或者古老神殿护法美生会 (一个也在古老与接纳苏格兰礼式所常用的称号)。挪弗礼式偶尔也会被称为古老与原始美生会或者 东方挪弗礼式。当罗斯在凯尔纳过世后设立东方神殿护法教, 已经开始出现混乱的局面 到底谁是在哪一个罗斯所设立的组织?不是只有挪弗礼式被称为古老神殿护法吗?这些组织有什么的关系?是否东方神殿教会员也算是挪弗礼式的会员呢?在于1906年和1913年之间(随着古老与原始挪弗礼式世界领袖约翰·亚尔克在1913年的过世, 这个 )东方神殿教很明显的是与罗斯的其他组织不一。当罗斯提到“我们的圣教”, 他到底所指的那一个组织还是不详。不过从历史的角度来分析,我们可以断定不可能是东方神殿教, 因为这时候的东方神殿教还是一个从其他组织(列如古老与原始挪弗礼式,古老与接纳苏格兰礼式,光明会,美生会 )吸取会员的集合性组织。这个局面延续到1917年, 当罗斯与他的自选继承人亚力斯特·克罗利肯定了东方神殿教,古老与原始挪弗礼式和古老与接纳苏格兰礼式的密切关系, 列如33° 90°-95°是相等于东方神殿教的IX°。这可以从克罗利亲手笔下的“东方神殿教IV°入会仪式”内的“结构描述”。(请参考”How to make your own McOTO内容详情)。

 

 

第二世界大战前与东方神殿教有来往的神秘学组织

 

 

 

 

 

 

东方神殿教的历史介绍

 

在罗斯的领导下,东方神殿教的结构的确是只有10个领乘阶级,其中的VIII°IX°是别于一般传统美生会组织所会探讨的性魔法。是一个代表各国领导的行政职位。亚力斯特·克罗利(Aleister Crowley)1910年至1912的出现引起了关于各个东方神殿教分派团体的结构与思想的争议。另一个富争议性的课题就是如何判辨出哪一个东方神殿教分排组织的真假。亚力斯特·克罗利旗下的分派都必须接纳他根据“新纪元宗教哲学”所编写的新入会仪式 。我们必须在这里指出西奥多·罗斯从来没有聘用过克罗利在1917年至1942年重新编写的东方神殿教入会仪式。罗斯旗下的各个分派团体则选用自编的入会仪式。我们有理由相信罗斯并没有把东方神殿教当成一个“新纪元宗教哲学”(Thelema, Law of the New Aeon)的宣传组织。 虽然如此,克罗利与罗斯在一次纠纷中闹翻后,在19211121日的日记笔录写下“我自宣担任了东方神殿教的世界行政与精神领导”。

 

德国1922年,海瑞希·特兰克(Heinrich Traenker)与妻子前一年办社的“泛索菲亚”(Pansophia)终于得到商人卡尔·杰默金钱上的支持。卡尔·杰默(Karl Germer)这时也担任特兰克的私人秘书助理。

 

罗斯在没有指定继承人的情况下于1923年过世。不过,他很可能是希望瑞士商人汉斯·鲁道夫·希尔费克(Hans Rudolf Hilfiker)继承他的衣钵。汉斯·鲁道夫·希尔费克也是苏黎世一个创立于1917年的分殿,名称为“自由与兄弟情”。 由于克罗利与罗斯两人的名声常受到了负面的报道与宣传,这位严肃的美生会会员决定于东方神殿教断绝任何联系。克罗利在1924年一封写给特兰克的信中坦言罗斯从并没指定他本人为继承人。罗斯早在1921年,为了和古老神秘玫瑰十字会(Ancient Mystical Order Rosae Crucis, 简称AMORC)的领导人斯彭斯·鲁伊斯(Spencer Lewis)以及古老玫瑰十字会的领导人克如姆·海勒尔的合作,已把克罗利的会员资格给取消了。从历史角度来看,一个东方神殿教派系的存亡实际上是随着派系领导人的生死有关,例如卡尔·凯尔纳本身没有设立任何教派;当西奥多·罗斯过世后,他所创立的东方神殿教也随着消失;亚力斯特·克罗利的东方神殿教的分支组织, 除了应用相同名号外,并与罗斯的东方神殿教没有任何相同之处。这个分歧的模式将会在以后的东方神殿教派系中重演。

 

克罗利在1926年探访了特兰克和当时“泛索菲亚”的秘书助理杰默后,欧根·格罗雀决定退出“泛索菲亚”的内阁组织, 并且与60名前东方神殿教会员创立了土星兄弟会。这是第二个根据克罗利的“新纪元宗教哲学”的基础上 所创立的神秘学组织。特兰克旗下的东方神殿教却对“新纪元宗教哲学”毫无兴趣, 而且最终一切活动也静止了。

 

在这期间,除了克罗利企图利用东方神殿教之名来赚取一些收录以及出版自己的写作外,唯一在欧洲或甚至于全世界活跃的东方神殿教派系是罗斯旗下苏黎世的组织。

 

值得我们关注的是一位瑞士面包师以及前共产党员何尔曼·约瑟·莫志杰(Herman Joseph Metzger) 他是在1943年瑞士达沃斯由爱利斯·斯普伦格尔带入会的。我们不要忘了克罗利在1947年过世后,他在美国的继承人杰默不断的在书信中否认自己是东方神殿教的领袖,而且杰默在美国也没有招收新会员,收取会费或者举行任何入会仪式。虽然杰默在教内的行政权利让人质疑,不久后他的确吊销英国人康奈尔·格兰特(Kenneth Grant)的会员资格(一位在英国唯一非常活跃的克罗利旗下的东方神殿教团体的领袖),正式关闭美国最后一个克罗利旗下的东方神殿教团体,宣言美国是一个精神沙漠。在这时候,唯一存在的东方神殿教是罗士旗下的瑞士组织。况且莫志杰有足够理由相信他所领导的东方神殿教是从罗斯原本的组织直接受权开设的,这点让他拥有控制任何克罗利旗下的东方神殿教分支派系的行政权力。

 

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东方神殿教派系如何?

 

东方神殿教与土星兄弟会

欧根·格罗雀在1930年流亡瑞士时,曾多次与罗斯旗下的提西诺东方神殿教会员们来往。格罗雀在1950年第一次与莫志杰见面后,格罗雀便立刻把土星兄弟会在德国外的领导权交给了莫志杰。由于莫志杰这时拥有德国领区的特别通行证,所以他是最适合充当各个组织的联络密使的人选。他经常提光明会出巡,之间也替土星兄弟会打理政务以及探访在欧洲地区的“新纪元宗教哲学”追随者,例如菲德里·梅林杰。菲德里·梅林杰(Federic/Friedrich Mellinger)曾经是一位非常活跃的德国表现主义舞台剧院的导演,他对灵异学生感兴趣,而且也担任过克罗利在英国的私人秘书助理。二次世界大战后,他代替杰默在欧洲检查各个克罗利旗下的东方神殿教组织的运作以及招收新会员。

 

1951年,克罗利于罗斯旗下的两个东方神殿教组织由杰默与梅林杰在莫志杰的接纳书签署下终于结合为一体。不久,梅林杰却与东方神殿教断绝任何联络,并在1960年开始与德国神智学会会员合作,直到他在1970年过世。

 

格罗雀渐渐的开始对莫志杰感到失望 ,并决定与英国克罗利旗下的东方神殿教领导人格兰特联系。格兰特在表面证据下显示是克罗利在1947年指定的衣钵继承人。杰默对格兰特与格罗雀的联系感到十分愤怒,所以在1951年决定取消格兰特的会员资格。然而,格兰特在他自创的堤丰式东方神殿教还继续地发出东方神殿教的等级封号。

 

格罗雀在1964年过世后,莫志杰自认是全世界接纳“新纪元宗教哲学”的神秘学组织之首,并设法争取土星兄弟会以及这些组织的领导权力,但最终失败。

 

 

东方神殿教与古老玫瑰十字会

阿诺都·克如姆·海勒尔1908年收到罗斯所发出的宪章后,在1927年开创古老玫瑰十字会。这个组织除了在拉丁美洲一带非常活跃,也分部在其他地区例如西班牙,德国以及澳大利亚等。当克如姆·海勒尔,克罗利与杰默在德国1930年会面后,克如姆·海勒尔便把“新纪元宗教哲学”的思想主义部分地融入他的组织教义里。克如姆·海勒尔也在1939年成为“真知派”的真主教,不过在他1949年过世后,他的古老玫瑰十字会开始分裂成许多派系与团体。莫志杰当时就是希望能够从他在委内瑞拉联络人得到这些派系与团体的控制与领导权,但这个计划并不成功。

 

如今,许多古老玫瑰十字会都与莫志杰或者古老神殿教有密切的关系(请看下文)。

 

 

东方神殿教与光明会

 

19世纪末人西奥多·罗斯与利欧博德·恩格尔一起合作,希望能复兴亚当·威索在17世纪创立的光明会,但是希望最后落空。虽然如此,恩格尔旗下的组织都逃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浩劫,最终在1963年被莫志杰统治。莫志杰利用光明会的组织结构作为他所帅领的各个组织结构的蓝本。他也迅速地把天主真知教列入他旗下光明会的高层组织。

 

 

东方神殿教与天主真知教

 

这是一个遭到无数次分裂的法国宗教团体,建立与1890年。这个组织设法利用基督天主教使徒连续传承的法则作为合法宗教基础。罗斯与克罗利两人并没有合法的承接任何基督天主教使徒连续传承的圣职。罗斯在1920年企图把克罗利编写的“真知弥撒”推广为美生会的“正式宗教”;克罗利自选当权后,以他在东方神殿教的领导权力,决定由书信选任英国神知学家威廉·伯纳德·克罗作为他旗下天主真知教的大主教以及古老与原始挪弗礼式的领导人。不过,在东方神殿教的宪法里更本没有提到东方神殿教的领袖是否也是任何组织或教会的领导。

 

莫志杰由于得到克如姆·海勒尔的传承,所以也承接了从法国传入的基督天主教使徒连续传承的圣职。

 

克罗利当时有一名在美国加州居住的学生,格拉迪·麦克默特里(Grady McMurtry)1946年收到了几封克罗利从英国寄来的信件。克罗利在这些信件中把麦克默特里称为“卡里夫”,这个名称从没在任何有关天主真知教,克罗利以及罗斯的文件中出现过。这个名称很可能是美国加州的邮政缩写。克罗利过世20年后,麦克默特里把这个称号作为克罗利指定他继承东方神殿教以及天主真知教的行政与精神领袖的位子。这个新的组织并没有承接任何基督天主教使徒连续传承的圣职。当麦克默特里过世后,这个组织在1987年重新编写组织的宪法。从那时起,这个组织便使用国际东方神殿教的称号(O.T.O International),并且由新领袖威廉·布里斯(William Breeze)的帅领下在美国注册成为一个免交税的非盈利的宗教组织。

 

领导权力的斗争

 

杰默在1962年因病丧命后,留下4名竞选人来争夺东方神殿教的领导权力。依照杰默留下来的遗嘱说明,继承人将有他的妻子选任。他妻子沙夏·杰默(Sascha Germer)的首选是巴西古老玫瑰十字会会员玛赛洛·拉莫斯·莫特达(Marcelo Ramos Motta),不过,不久后她却认为莫志杰才是她丈夫的得意门徒。这促使莫志杰在1963年宣称担任东方神殿教的行政与精神领袖,他的领导权力也被一些克罗利旗下的东方神殿教美国会员接受。

 

麦克默特里是在1969年才开始设法夺取东方神殿教的领导权力以及克罗利塔罗书籍的版权。这令莫特达觉得受到排挤而感到愤怒。康奈尔·格兰特,处境同如莫志杰,莫特达以及麦克默特里;各个同样地拥有一些笔下证据显示被赋予高层领导权力。格兰特终于在1970年受到克罗利的文艺执行者约翰·西蒙兹的支持则开始担任行政与精神领导的职位。

 

同在1969年,莫志杰所领导的组织开始破裂,导致另一个独立的组织在德国形成。

 

格兰特早在英国1966年就已经宣布他是东方神殿教的行政与精神领导,之后他又在1970年担任堤丰东方神殿教行政与精神领导的职位。他与美国加州的国际东方神殿教保持相当的距离,虽然他们曾经企图游说他加入他们的派系,原因是他们想间接地利用格兰特与克罗利的文艺执行者约翰·西蒙兹之间的友谊得到版权。

 

各派系的描述

 

土星兄弟会

这个德国的兄弟会认为“新纪元”的开始以及影响,认为因该把克罗利的“新纪元中教哲学” 永久性地适应于各领域最新的发展的要求。这也启发了一种融入古世纪西方魔法,西方占星学以及一点“新纪元宗教哲学”的独特教义。格罗雀在1964年过世候,这个组这受到好几次的分裂。其中一只分歧组织,土星教在1980年完全接纳了克罗利的“新纪元哲学”。性魔法是非常的公开自由讨论, 但并非是他们的重点。有些德国的“卡里夫”会员也参加了这个组织。

 

范素菲亚

这个组织是罗斯旗下的东方神殿教德国领袖海瑞希·特兰克在1921年创办。目的就是出版有关玫瑰十字会的重要书籍以及克罗利的作品。罗斯与特兰克曾经聘用富有范素菲亚的标号的信件以及印章。罗斯在没有指定他的继承人的情况下于]1923年过世。东方神殿教的宪法指出教会总领导人必修由其余各国的教会领袖投票选出。当时只有8位各国教会领袖,而且其中两位,德国的海瑞希·特兰克以及美国的查尔斯·斯但菲·道琼斯(Charles Stansfeld Jones)1925年选出克罗利来当任他们两个分部组织的“救世主”(并非东方神殿教行政与精神领袖)。不过,两人很快就取消对克罗利的投票支持。范素菲亚的性魔法的神秘教义是由特兰克本人口述传下的。“新纪元宗教哲学”只有在范素菲亚的内阁高程教义中提到。特兰克在1956年的过世,也让范素菲亚告了一个段落。

 

 

 

莫志杰的东方神殿教派系

莫志杰在瑞士的派系至今还在运用着罗斯编写的旧入会仪式,虽然他们只拥有前三等级的仪式;其余的直接跳到第9等级(IX°)。由于杰默在1962年去世后,“新纪元宗教哲学”便没有任何一位被公认的领导人,莫志杰便开始把东方神殿教与光明会融入为一体。据我们所知,除了克罗利编写的“真知弥撒”外,这支在瑞士的团体并没有举行其他的仪式 (“真知弥撒”从1950年代就不中间断的举行)。

 

杰默非常欣赏莫志杰对“新纪元宗教哲学”积极的态度,所以曾在一封信中提到他认为莫志杰是他唯一的继承人。杰默在世的妻子也肯定了这个事实。但是莫志杰是为了讨好杰默才积极地推广“新纪元宗教哲学”。莫志杰最终舍弃任何形式的性魔法。

 

虽然莫志杰在1990年过世,而且他旗下的组织还仍然保留着严格的入会标准,这个东方神殿教组织(在本地也常被称为光明会)还是非常兴旺。

 

莫特达在美国与巴西的东方神殿教

莫特达是起用了银星圣教的入会标准来挑选会员,并非依照克罗利旗下东方神殿教的法则,所以这个派系的会员人数较少。自从法兰斯·金(Francis King)1973年出版了克罗利编写的入会仪式后,莫特达认为入会仪式会被遭受亵渎的可能,便开始编写新的如会仪式。在1977年后所被称为“卡里夫”的组织是从法兰斯·金出版的《东方神殿教的秘密入会仪式》中得到入会仪式的。

 

美国加州的“卡里夫”派系

凭着拥有克罗利亲笔写的两封奇异的信件,麦克默特便开始在1977年大力的推广新成立的阿加佩殿(Agape Lodge) 新的总殿. 就像其他与美生会有密切联系的东方神殿教派系,组织的等级是非常随性赐封给其会员。

 

虽然克罗利有一段期间很看重麦克默特, 但是他却也指定梅林杰为很有潜质的继承人。自从麦克默特受到杰默以及其他前阿加佩会员的公然耻辱, 他便开始计划如何除掉莫特达,格兰特以及莫志杰等等的竞争对手。

 

莫特达与麦克默特的领导权力纠纷终于由法庭裁决麦克默特获胜。本案法官在根据呈上的证物,在不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时,做出了一些不合法的裁决。两方派系没有提到他们本人所帅领的两个组织根本与克罗利的东方神殿教一点关系也没有,而且克罗利的文艺执行者是一位英国人约翰·西蒙兹 (John Symonds)

 

前些时候,在萨姆尔·威塞出版社对莫特达的官司中(Samuel Weiser Inc. vs Motta)莫特达在庭中荒谬的宣称“只有东方神殿教才拥有克罗利的作品版权”- 他最终落败。

 

大体上来说,性魔法密承也渐渐的在次被朦盖。虽然如此, 这个组织非常重视克罗利的作品,并且把他的作品当成组织密续的中心。这也是唯一一个组织利用法庭的判决来证实自己的立场以及价值,虽然他们本身承认是无法把组织改革成为罗斯或克罗利预想的东方神殿教。

 

麦克默特在1985年过世后,便由一位威廉·布瑞兹(William Breeze)继承领导权。据资料指出,麦克默特在世并不看好布瑞兹,所以应该不会赞同竞选结果。威廉·布瑞兹也选用了的称号 – “太上圣帝

 

 

 

堤丰东方神殿教

克罗利其中一位前任秘书助理康奈尔·格兰特完全舍弃克罗利所设定的美生会类似的组织结构。克罗利认为格兰特是“一个神明恩赐的人选”,也在19463月的日记写下“格兰特的价值:如果我去世了或者去了美国,必修有人来打理英国的组织

 

杰拉德拥有一份说是克罗利在1945年签下一份宪章委任杰拉德 设立专门举行第一等级仪式的东方神殿教的分殿”以及其他的文件。(这份宪章上的签名与克罗利的笔迹相比下出现了差异,所以我们有理由认为这份宪章是伪造的。)

 

卡尔·杰默在一封1957年写给菲德里·梅林杰的信中提到“如果莫志杰像格兰特一样拥有参考克罗利作品的门路,我将会把他考虑在内,可惜如同格兰特,资金方面不足。”1952118日,杰默写信给格兰特“如果我们想重新建立起东方神殿教,不只是在英国而是全世界,我们就必须有一位能干有了解教内事务的领导人。我经常认为你是一个适合的人选”。

 

50年代初,格兰特开始与土星兄弟会联系。他在1955年一份宣言中发表了他对“天狼星/埃及神赛特法流”的新发现,同时他也在伦敦设立了“新爱西斯殿”。他也在宣言中指出欧根·格罗雀是他的合作伙伴。这件事激怒了杰默,而做出极力的反对。格罗雀接着并在他出版的刊物印出格兰特宣言的德文翻译,使局面更恶劣。在19557月,杰默笔下一封“开除通知”,取消了格兰特的会员资格以及禁止格罗雀出版克罗利任何作品。杰默也指定一位居住在英格兰的诺尔·费兹杰罗(Noel Fitzgerald)作为他在英国东方神殿教的代表。

 

克罗利其中一名文艺执行者约翰·西蒙兹在1970年一封写给杰拉德·约克的信中表示他完全支持对格兰特担任东方神殿教的领导。格兰特的结论是从琼斯的“埃及女神麥雅特纪元”,格罗雀的“土星/埃及神赛特”教义,以及伯逖奥斯的性与巫术教义中取之而来。教内,性魔法是非常的公开讨论。堤丰东方神殿教主要是注重于有效与从外太空传讯以及通讯的能量与资料来开发异度空间的通道。堤丰东方神殿的“生命神明”其实是关于利用人体分泌物的各种精神物体的炼丹术。这个组织的XI°只是关于一种雄性物体缺乏的物质。

 

这个组织与其他派系完全不同,他们是完全建立在魔法的基础, 没有任何的入会仪式。个人的修行是根据魔法与神秘学的本身体验与吸取。任何的修行进展都是个人的责任。

 

 

 

古老东方神殿教

古老东方神殿教,一个怀疑是从罗斯旗下东方神殿教的法国团体分裂出来的组织,在1921年把原本的结构组织延升到16个等级。这个组织也渐渐吸取各个不同组织的承脉例如真知派系,挪弗礼式,基督天主教使徒圣职以及第十一级同性魔法教义。其组织最重要的焦点以及代表物是一名美国人迈克·伯逖奥斯。他是一名前神知学者,曾经与灵异学者亨利·史密斯有联系。伯逖奥斯的系统完完全全是专注于魔法的传研。性魔法更是这个受到海地巫术影响的组织扮演重要的角色。值得一提的是伯逖奥斯也曾经与格兰特有密切的合作。



English version : Introduction to the O.T.O.
Version fran鏰ise : Le Ph閚om鑞e朞.T.O. Introduction.
Versione italiana : Breve Storia dell'O.T.O.
Tradu玢o portuguesa : Introdu玢o Ordo Templi Orientis.
Tradduci鮪 castellano : Introducci髇 a la Ordo Templi Orientis.
Ceská verze : Fenomén O.T.O.
Russian version.
Dutch version : Ordo Templi Orientis.
Mandarin translation : O.T.O.
Traduse in romana : Introducere in Ordo Templi Orientis.


sitemap advanced
Search the O.T.O. Phenomenon Website


O.T.O. Phenomenon   navigation   |    main page       |    mail
What's New on the O.T.O. Phenomenon site?

More about all this in: Andreas Huettl and Peter-R. Koenig: Satan - Juenger, Jaeger und Justiz







 

       Reuss' Memphis Misraim Emblem

one of Reuss' O.T.O. seals






Click here to go back to where you came from or use this Java Navigation Bar:

Memphis Misraim Carl Kellner Spermo-Gnostics The Early Years O.T.O. Rituals Ecclesia Gnostica Catholica Fraternitas Rosicruciana Antiqua Fraternitas Saturni Typhonian O.T.O. 'Caliphate' Pictures RealAudio and MP3 David Bowie Self Portrait Books on O.T.O. Deutsche Beitr鋑e Charles Manson Illuminati